UNE 社论:部分议员杯葛国情咨文,美国民主要走多远?

UNE 社论:

1月30日晚美国第45任总统川普发表就任之后首份国情咨文。这无疑又是一次两党作秀好机会。值得关注的是,当晚至少11位民主党议员杯葛总统演讲,没有出现在国会山。这本是美国两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,作为主人的部分议员拒不到场,虽然说是为了表达对总统的不满,但这种待客之道,已经超出常理,是对美国民主极大的讽刺,除了蔑视民选总统及这一职位之外,对他们自己的职权也是一种侮辱。作为民意代表,这些议员们的缺席,本身就是一种失职。这也是美国历史上鲜少出现的局面。美国的民主到底要走多远?

川普总统的第一个国情咨文。

且不说国情咨文的内容,这种场合,对国会来说是主场,相当于是议员们请总统来述职,讲一讲他的施政理念与施政情况。总统还没有开口,议员们作为主人,拒不到场,无论内容对错,这些杯葛总统的议员已经判定了总统一无是处,连给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。难道,只能听你说,不能够听别人说?这是什么民主呢?这些议员们掩着耳朵,硬是将川普钉在了原罪的十字架上。

其实议员们不是没有表达不满的渠道,比如不起立鼓掌,穿另类衣服等,甚至是事后,接受媒体采访,发表不同意见等等。无论如何,作为议员,是民意代表,也是选民们选举出来的,他们有责任为选民发声。无论是否喜欢川普,他目前就是法定的民选总统,他的一言一行,就是关系到国计民生。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议员,就应该知道川普说的做的,才可能更好地反击或者寻找对策。中国有句古话,叫知已知彼,这些民主党的议员,凭什么就确定他们无需了解别人?

当晚,有民主党的议员将非法移民(梦想生)带到会场,作为他们的客人。这在一些人眼中,或许是美国民主的一种表现,可这些没有身份的人员,他们为什么可以登堂入室,进入国会?这是民主还是对国法的讽刺?世界上还有没有哪个国家允许非法入境的人出现在国家会场?

前几日,曾经就贸易、税务、移民、治安等问题请教过一名国会议员,可是,对方除了对保护非法移民说起来振振有辞之外,对其他议题,直说非常复杂,根本没有了解与政见。呜呼,难道美国之大,就只有非法移民问题吗?那些上班族、小企业主、沉默的大多数,他们的安全,他们的经济未来、他们的医疗保险、他们的子女教育,谁来关注?

梦想生的问题并不是今天突然出现的,奥巴马政府当时控制两会,他有无数机会解决这一问题,可是他并没有做任何努力,而且直到他离任他也没有做什么事情。为什么民主党当时不积极寻求解决之道,却将这个问题一下子按到一个刚就任一年的总统身上?这不是政治作秀是什么?美国的部分议员,已经不再是体查民情冷暖的民意代表,而是变成了煽情的政治运动的领袖。

总统发表国情咨文的场合,本是两党联席会议,是两党议员展现跨党派精神,向美国人民及世界人民展示民主的政权运作的良好机会,同意别人有不同意见,才是民主的真章,可是如果议员在这种时候缺席,无疑是没有克尽职守。美国政体是三权分立,相互制衡。但是分立并不是势不两立,制衡并不是杯葛。

总统发表国情咨文也是宪法对他的职责要求。议员出席会议,是对总统职位的尊重,是对三权分立的尊重,是对民主的尊重。这些议员们却无视这种职责要求,将党派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,这是何种民主呢?将不同意见的选民与宪法置于何地呢?美国真的已经自由到可以无视法律,也不须顾及别人的意见?

当然,也有人说,可以看电视转播。可是,出席会议本是议员们的职责所在。你蒙着头在家中不起床,无疑就如小孩子打滚,只顾自己哭闹,根本不听别人说话。政治本来就是有能力微笑着说“不”,而不是撒泼打滚。中国古语有云,当朝野出现党争之后,世上已经没有对错,只有“立场”,只有站队,只会荼毒民意、滥用职权,为了反对而反对。笔者并不持任何党派立场,而川普的本次咨文内容也需另讲,只是,一个成年人控制的美国国会,可不可以不让世界看笑话呢?

有个笑话可以送给这些议员:“亲爱的,我知道老师们都不喜欢你,同学们也骂你,可是你必须起床上学,因为你是校长啊。” 那些缺席的议员们,可否起床上班?你们打算将美国的民主带向何方?!

2 COMMENTS

  1. 去年川普总统上台后第一次到国会山对参众两院535位议员演讲,以赵美心为代表的几个民主党的巫婆披麻戴孝以示抗议,从不起立,一直坐在那里玩她们自己的手机。今年更有甚者,这些民主党的巫婆们干脆不来参加。难怪今年没有见到赵美心这个巫婆。华人选出这个巫婆到国会是华人的悲哀,耻辱。

  2. 赵美心社区的拉美裔来自于中南美洲30个国家,说不同的方言。亚裔细分的始作俑者赵美心为什么不把他们细分,而把亚裔细分,把华人还要细分成几种,说是因为方言不同。那么台湾和大陆都是讲的国语,为什么还要把台湾和大陆分开来,赵美心刘云平认为自己从台湾来的高人一等?在华人的孩子上大学的问题上,因为他们勤奋努力,在好大学里面已经比例很高,亚裔细分正好把他们单挑出来歧视,不平等地对华人的孩子要求更高,更严,更难。以不公平地阻止他们上好的大学来达到种族配额。违背国父们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。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