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本主義自由市場與全民健保相悖

錢美臻 洛杉磯

2010年在國會通過的《可負擔健保法》(Affordable Care Act,簡稱ACA,俗稱《奧氏健保》),正式從2014年執行。但從其上路兩年,便因為醫療保費節節高漲,且醫療服務未能符合民眾預期,這項被民主黨奧巴馬政府引為歷史政績的法案,反而促使選民在2016年大選,改投給主張廢掉奧氏健保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。

美國的健保改革仍未見曙光。網路圖

整體來看,《奧氏健保》絕非是個一無是處的壞法案。畢竟這個法案的通過,讓過去被保險公司直接拒保,或需以天價購買醫保的族群,諸如已有重大病史、已經懷孕的婦女、曾經歷高風險處境者等,都能以合理的保費購買到一份健康保險。且透過擴大雇主提供雇員健保計畫,設立政府補助項目,與拉高貧窮線指數讓更多人可用政府提供的《醫療援助計畫》(Medicaid),這些都是可讓更多美國人能擁有醫療保險的方法。

但為何立意甚佳的”奧氏健保”在執行2、3年後,卻成了絕大多數民眾反感的”惡法”?這與執行後健保費幾乎每年漲30%的無止盡飆漲,且健保服務無法落實有絕對的關係。因為許多中西部的州,甚至沒有或只有一家健保公司願意進駐提供服務。

所以民眾在大選中用選票表態,冀望共和黨主政的新政府,能改善目前令人不滿的奧氏健保。但從年初到現在共和黨草擬且釋出的多個健保修改法版本,幾乎可說是一次比一次更”沒誠意”。因為從新版本中,民眾已可清楚的預先看到,未來健保公司將可據法,對中老年人、有病史者等族群,大幅的增收保費,且可訂立”有限制”的醫保服務。

我們來看看當前國會曾釋出的部分修法版本,就知道這些修法版本是否可執行。

一、中老年人保費可提升為最少高五倍,且可針對有病史者增收保費。以南加州地區50歲至55歲的”健康”民眾,一人一個月的保費現今約為400多美元,但若依照新版保費可能會飆漲到每月上千元。這是要美國人都不吃不喝,把大半稅前收入來買健保嗎?

二、為增加年輕人買醫保的意願和比率,允許健保公司提供給年輕人廉價但有限服務的健保合約。翻譯成白話文,就是年輕人還是都要買醫保,但買廉價醫保,繳了保費不代表能去看醫生喔!

以上只是修改版中的一部分,這些一眼即可看出荒腔走板的法條,無怪乎近期可見到有越來越多針對健保法修法而上街抗議的群眾。

而美國全民健保為何路越走越窄,造成當前醫保市場混亂的主因,與美國醫保系統有關。簡單來說,65歲以後的美國民眾可申請《聯邦健康保險》(Medicare),進入聯邦體系的醫保覆蓋圈。但0歲至65歲的美國人,只能透過自己買、雇主提供或申請政府《醫療援助計畫》,才能擁有一份醫療保險。當然,民眾也可選擇不要買健康保險,但可怕的風險就是,萬一有個意外進了急診,很可能一個急性腸胃炎的帳單就是上萬美元。

現在大家看到重點了吧!為何醫保費用貴,基礎在醫療費用是天價。在自由市場的經濟環境體系下,一個同樣的心臟手術,可能不同醫院的收費會相差6至10倍,隨便一個小手術絕對都是上萬元起跳。因此美國居若沒有健康保險,那就等著生病時傾家蕩產吧!

肇因於自由經濟體系,所以美國多數為”非營利組織”的私立醫院,可依各自經營模式而有不同收費標準;健保公司也可因為某些州保戶太少,而拒絕在該州提供健保項目;部分在研究期間申請過大筆政府研發補助款的新藥或醫療新科技,也因自由市場經濟,能在正式上市後以天價來售藥。

綜觀全球數個已提供”全民健保”的國家或地區,可發現”全民健保”多數是基礎於政府管控的龐大”公醫系統”,用來提供全民的醫療服務,且配搭政府為單一的健保供應系統。這等於無論公私立的醫院診所,看診後都必須向政府的健保局進行請款,部分國家甚至把醫生都納為公務員,藉以管控醫療單位的成本支出。

沒有政府或單一權責機構制約醫保費率和醫療費用標準,若繼續堅持醫療體系自由市場制度,美國幾乎很難實施可長治久安,且全民都能負擔得起的全民健保。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